一码中特网一肖中特是骗子吗
姚景源:汽車對拉動國內經濟企穩貢獻巨大

    姚景源:我不能說是報告,何部長是我老領導,我20歲開始追隨何部長干革命,現在干大數可以說快40年了,張局長也是我的老師,所以我來談情況,給大家介紹情況,因為現在大家高度的關注中國經濟,特別是關注宏觀經濟。大家知道溫家寶總理在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當中明確的講,說我們中國經濟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和挑戰,我覺得第一個問題就是說,為什么中國經濟現在遇到這么大的困難,如果完整的講,我認為我們現在中國經濟遇到這么大的困難是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大家知道美國的次貸危機和世界金融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第二個原因,是我們自身的問題,就是我們增長方式粗放,我們增長主要是依賴物質資源的投入,我們過多的依賴出口去拉動經濟,我們社會保障遠不健全,等等這一系列問題。也就是說我們過去大家看中國經濟在增長過程中,一方面我們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也積累了不少的矛盾和問題,而我們過去長時間積累的矛盾、問題開始釋放,我們這些矛盾、問題的釋放恰恰跟世界金融危機碰上頭了,所以這是我們中國經濟現在遇到困難的第二個原因。

  第三個原因,宏觀經濟的周期性規律。宏觀經濟是有周期性規律的,這個周期性規律,就像我們現在外面天氣一樣,大家知道我們天氣氣候有周期性規律,就是有春夏秋冬這樣的周期性,現在天熱,別急,因為很快就到秋天,到了冬天太冷,也別急,冬天完了就是春天。宏觀經濟大家知道,也有周期性,我們過去都學過,從繁榮,然后衰退、蕭條,而后再復蘇、高漲,有周期性規律。我們中國經濟大家知道,往前推到2003年,2003年開始,03、04、05、06、07,中國經濟是連續5年保持了兩位數的高增長,在我們30年改革開放史也好,現在我們講建國60年也好,在這個歷史區間,中國經濟保持兩位數高增長,并且持續了5年,歷史上一共就兩次,所以就宏觀經濟的周期性規律來講,我們這個經濟也到了一定程度的回調,也到了這個階段。

  現在復雜在哪里呢?就是復雜在我們回調的階段恰恰又跟世界金融危機碰到一起,所以我說要是我們完整的把握,三大原因,美國的次貸危機和世界金融危機對我們的影響,我們中國經濟自身這種粗放的增長,這種狀況過去長時間積累的矛盾問題的釋放,再加上宏觀經濟的周期性規律,現在這三大原因交織在一起,所以就更為復雜了。我覺得要是完整的把握這三大原因,你這樣認識,回過頭來就能夠全面的去理解黨中央國務院戰勝這場困難的一攬子方針,我們戰勝這場困難的一攬子方針是什么呢?剛才陳司長講,我們是保增長、調結構、促改革、惠民生,不是一個單一的保增長,所以我們還是要全面的理解和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戰勝這場困難的一攬子方針。

  第二,我覺得我們還得把握美國的次貸危機和金融危機,它對我們中國經濟的影響是什么樣的途徑?應當說,美國的次貸危機和世界金融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從影響我們的出口開始的,比較典型,比如說去年春季廣交會,我去那里搞調研,我在春季廣交會當時我看到的數據是,美國來的客商人數同比下降了13.3%,簽約額下降了9%。大家可以回顧一下去年春季,在去年春季的時候,我們還是有不少人,大家認為美國的危機是美國的事,對中國會有影響,但是不會很大,廣交會就給了我們這樣一個信號,美國由于危機了就沒有那么多的采購商來我們這里采購,由于危機了就沒有錢來買我們中國的商品,所以我們這里表現就是訂單下降。

  到了去年6月份,我們再來盤點中國的上半年出口,去年上半年對美國出口增長8.9%,如果把8.9%做一個比較就看出問題的嚴峻了,我們國家多年來對美國的出口增幅都是在20%上下,所以我們去年上半年對美國的出口是從多年來20%這樣一個增幅跌到了8.9%,可見下降幅度之大。到了去年11月份,這個時候應當說我們幾乎大家都對這場危機有了深刻的認識了,因為到了去年11月份,我們的三大外貿指標,我們的出口額、進口額、進出口總額,這三大指標都變成負數,我們進出口總額到去年11月份的時候是負9%,大家知道我們搞宏觀經濟分析很重要的方法就是同比,把現在的狀態跟上一年同時期相比,2008年11月是負9%,2007年11月是正的23.9%,中國的進出口總額一年工夫12個月增幅從正23.9%掉到了9%,如果單看出口去年11月是負2.2.%,上年同期是正的2.8%,11月份的時候還有一個大問題,我們的進口也變成負的了,當月負17.8%。大家觀察中國進出口的變化能告訴我們什么呢?當我們看到我們的出口大幅度的往下掉,并且掉到負數,這個區間就告訴我們現在媒體電視、報紙講了很多這樣的話,叫做中國經濟的外部需求急劇下降。我們的進口也變成負的,告訴我們什么呢?告訴我們在去年11月份這個時期我們中國經濟自身也在萎縮。

  我們現在是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和挑戰,可以看到這場困難挑戰的起始是從出口開始的,出口下降第一個問題,就導致我們直接工業生產下降。看我們中國的工業,第一季度增長16.4%,二季度15.9%,三季度16.9%,10月份當月是8.2%,今年1、2月份是3.8%,中國工業的增長速度低到3.8%,這是1991年以來的最低點。

  大家知道工業是支撐國民經濟的重要力量,工業生產下降就導致整個國民經濟增速下面,所以我們看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去年一季度是10.6、二季度10.1、三季度9、四季度6.8,今年一季度是6.1,是自打中國有季度GDP核算以來的最低點,我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出口下降導致國民經濟增速下降,這些都降體現在財政收入,我們全國的財政收入去年一季度增長是3.5%,非常好,二季度降到31.4%,三季度僅僅是10.5,到了四季度是負的3.1,我們能夠很清楚的看到中國經濟是怎么樣受這場金融危機影響的,先導致我們出口受阻、出口下降,然后導致我們工業增速下降,工業下降又導致整個國民經濟下降,又導致像財政收入等等這一系列重要指標都降,看到這些不就好理解總理當時講說世界金融危機給我們帶來的難題是什么呢?就是使我們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在加大。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如果說我們把中國經濟的困難做一個梳理的話,應當說是四個方面的大困難。

  第一個困難,外部需求急劇下降,外部需求形勢,今年2兩個月,出口是負的25.7%,到3月份負17.1%,當時我們不少同志都舒了一口氣,但是到了4月份又是負22%,現在7月份還是負23%,環比來講情況不錯,但是同比下降幅度還是很大,外部需求的形勢依然嚴峻。我說我們千萬不要把中國經濟的回升希望砝碼壓到世界經濟的復蘇上來,現在看世界經濟的復蘇,當然現在美國、歐洲都有一些好的跡象,但總的來說,世界經濟要走出這場危機,肯定是個漫長、曲折、復雜的過程。

  第二,產能過剩問題凸顯,剛剛陳司長也做了非常重要精辟的論述。由于外部需求急劇下降,我們國內經濟又處在困難狀態,所以我們產能過剩的問題就一下子凸顯出來。剛才陳司長講鋼鐵,我特別有感觸,我曾經講鋼鐵行業是中華民族最值得驕傲自豪的一個行業。各位都是企業家,可能大家都清楚,1931年日本人侵略我們的時候,當時抗戰初期我們國內有悲觀派,認識我們打不過日本,他們其中有一個理由就是鋼鐵,那時候我們年鋼產量是5萬噸,日本年鋼產量是500萬噸,到了1949年,現在建國60年,60年前我們中國鋼產量年產15萬噸,我們今年上半年平均的日產160萬噸。你看我們現在一天日產量,相當于我們建國60年前的10年還多,1978年改革開放,我們中國鋼產量在世界鋼鐵總量占4%,現在我們中國鋼產量占世界產量40%。但是現在為什么令我們擔憂呢?剛才陳司長講了產能過剩,現在6億6的產能,現在在建的還有2500萬噸,算來算去現在就是4億7。所以鋼鐵價格,去年11月份大幅度跳水,12月和1月反彈,2月份又降,五一前又往上上,最近又往下下。什么原因呢?一個是陳司長擴大內需,十大振興往上拉這個行業,另外自身產能過剩的問題還往下拉,所以這個行業就是在這個波動狀態當中,這是產能過剩問題。

  第三,企業生產經營困難,財政收支壓力加大。企業生產現在總體來講,應該說還是在困難當中,比如說我們企業利潤狀況,我們前兩個月負37.3%,現在到7月份最好的一個跡象,我們企業利潤由負轉正了,但是仍然還處在低位。所以企業生產經營困難,企業生產經營困難財政收入上不來,我們還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

    第四,就業壓力仍然形勢嚴峻。我講過多次,董會長也講,我說我們汽車工業的貢獻是什么?我們汽車貢獻不光是出汽車,還得解決那么多的就業崗位,無論直接就業、間接就業,這個大賬算起來了不得。我們國家就業壓力全世界最大,聯合國在人口統計上有一個概念,叫做勞動年齡人口,什么叫勞動年齡人口呢?16歲—65歲,這檔人在聯合國的賬本上叫勞動年齡人口,我們國家勞動年齡人口,2004年一個數9億09,什么概念呢?大家知道全世界發達國家美國、日本、德國、法國、意大利、加拿大,這幾大發達國人口總數加在一起比我們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還少3個億,所以中國的就業壓力是非常大的,當然我們今年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遇到的形勢嚴峻,我們采取了諸多的措施,應當說我們確實取得了來之不易的成就,但總的來說,應當說形勢還是嚴峻的。

    這是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困難,剛才陳司長也講,我們面臨這樣一個嚴峻前所未有的困難,黨中央國務院及時的出臺了一系列的措施,提出了戰勝這場困難的一攬子方針。我們現在怎么來看現在的中國經濟,我說我們現在怎么來看中國經濟?我覺得我們要把握住三句話:

    第一句話,我們可以肯定地講,中國經濟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出現的下行的趨勢得到了遏制。

    第二句話,我們中國整個國民經濟現在正處在企穩回升企穩向好這樣一種基本狀態。

    第三句話,面對我們取得的這樣一個來之不易的成就,我覺得我們現在是切不可盲目樂觀,我們還是要看到我們企穩回升基礎還不穩固,我們格局還不平衡,我們這個國家依然帶有不確定性。

    為什么我們可以肯定地講中國經濟從去年下半年得到的這種下行趨勢得到遏制,整個經濟處在企穩回升這樣一種狀態呢?分析宏觀經濟就是兩個方法或者兩個角度,一個方法叫生產法,就是你站在生產這個角度來看整個經濟,看三大產業,一產、二產、三產。

    我們先來看一產,大家知道我們的農業今年夏糧全國豐收,全國夏糧總量是2467億斤,當然我們還得主要看秋糧,現在看秋糧,大塊還是在東北,特別是在黑龍江,我問最近到黑龍江考察的同志,他說黑龍江糧食遇到旱災,但是總體上看沒問題。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建國60年,中國糧食有個周期性,5年期間2年豐產、2年平產、1年欠產,如果說我們今年糧食豐收,意味著中國糧食連續6年豐收,所以農業的穩定就為整個國民經濟的穩定提供了重要的基礎。

    再來看二產,工業去年一季度增速,到了3月份變成8.3,今年4月份降一點7.3,5、6、7又往上說,今年7月份已經10.8,把10.8拉過一條橫線已經好于去年10月份。如果看中國工業的走勢曲線,我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中國經濟對壞的時候是4個月,去年的11、12和今年的1、2,也就是說從工業的走勢上看,工業的曲線上看,中國經濟最壞的時期已經過去。

    還有一個,需求法看經濟,就是看三大需求,投資、消費、出口,這三大需求也叫拉動經濟增長的三架馬車。我們現在看投資,今年上半年全國投資總量是9萬1千億人民幣,9萬1千億人民幣的投資這個量的增長幅度比去年同時期提高了33.5%,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增長速度。在投資當中我們會看到,更重要的還有兩個特點,一個特點就是基礎設施投資在加快,全社會投資增長33.5%,基礎設施投資是53.4%,鐵路投資120.5%,天津投資增速也是相當高。中西部地區的投資增速在加快,過去長時間大家都感到我們的區域增長不平衡,但是今年上半年在投資上有所改善。我們整個經濟今年下半年,大家知道我們是7.1的增長率,7.1的增長率當中投資貢獻是6.2,就是7.1當中有6.2是投資。

第二就是消費,講消費還得回到汽車,我知道去年我們董會長準備去年籌備一個非常重要的大會,就是要慶祝中國汽車產量達到1千萬,大會準備的我聽說當時讓何部長講話的稿都差不多弄成了,最后會沒開成,為什么?因為一個危機來了沒達到1千萬。

    去年下半年我也遇到一些人,特別是非汽車行業的,就是張老師以外的人,他們對中國汽車充滿擔憂,悲觀失望,講了很多泄氣的話。我講過,我說去年除了我們這些汽車行業的專家,社會上其他人我認為基本上沒有人預測到今年中國汽車形勢,包括這幫股民們,沒預測到,我跟這幫證券、基金的就進,我說誰想到了今年,我到哈爾濱調研的時候,我想汽車消費一季度怎么這樣子呢,哈爾濱增長90%多,全國小汽車77.2萬輛,什么概念?自打賣小汽車今年3月份銷量最高,而且當月的77.2萬輛超過美國,我們成為汽車消費大國。又有人講4、5、6得下來,哪知道每個月產銷都過百萬輛。陳司長講,他功勞大,黨中央國務院十大振興第一個就是汽車,像我們汽車1.6排量以下的購置稅減半,像農民買摩托車、汽車補貼,這些政策確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我覺得除了政策以外還要看一個問題,就是中國消費結構升級,這是個客觀經濟規律。我們現在中國的工業化僅僅處在中期,我們目標是到2020年才要實現全面小康,所以我覺得這個過程是我們消費結構升級重要的過程,消費結構升級最重要的熱點商品就是汽車,汽車是重要的。我也講過,我說汽車對于民眾來說不單純是一個物質商品,還是一個文化財富、文化資產,所以汽車的問題,只要我們工業化在中期,沒有完成工業化,還沒有完全實現小康,我覺得中國汽車消費升級就是客觀的推動中國汽車工業發展的根本動力,然后再有各項政策措施,所以我覺得這個時候是火借風勢、風借火勢。標題是可持續發展,我覺得到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汽車工業作為一個支柱工業決不能動搖。

    咱們現在一講美國,就說高科技,我們確實應該看到這一點,但是別忘了美國當年走向世界頭號強國的時候不是靠這個,是靠三大支柱產業,其中就有汽車。所以我覺得汽車工業今年上半年的這種狀態應當說是為我們整個國民經濟的企穩回升、企穩向好做了重大貢獻,因為你拉動相關一百多各行業。

    消費對今年上半年7.1經濟增長貢獻是3.8,現在6.2的投資加上消費3.8,不等于10了嘛,我們實際7.1,原因大家也知道,就是我們的出口,出口是負拉動,這架馬車往下拉,出口是負2.9。

    為什么講基礎還不穩固、還不平衡、還不確定呢?我們看到深層次的經濟問題并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剛才陳司長也講了,我們保增長,當我們保了增長之后,確實應當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調結構上來。我們現在的工業增長雖然在回升,但是現在1—6月份上半年,加上到7月份,也就是7.5左右,這種狀態應當說也就是接近正常年份的一半,正常情況下中國工業增長應該在15左右,而我們目前企業利潤狀態還是不太好,所以說我們的基礎還不穩固。

    為什么講格局還不平衡呢?剛才我給大家報告,我說整個經濟增長7.1投資占了6.2,6.2要是除以7.1等于87.6%,就是我們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87.6%靠投資。大家看總理講,我來學習總理講話,我們還是要努力的拓展新的經濟增長空間,我們還是要把擴大消費放到我們一個最重要的任務,我是講過,咱們從97年亞洲金融危機就講擴大消費,到現在為止這十年我覺得最成功的還就是今天上半年的汽車。我覺得我們擴大消費問題是剛剛破題,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還真的得看到基礎不穩固、格局不平衡,還有一個不確定性,就是我剛才說了,世界經濟狀況還是不確定性,我們現在希望世界經濟、希望發達國家走向平衡,但是整個過程肯定還是一個復雜的過程。

    這個角度來講,現在有人問我說中國經濟保持8%增長怎么樣?我講過確實有困難,但是沒問題,我有信心。我覺得對于中國經濟來說我們保持一定的增長速度不是個了不得的難題,真正的難題還是陳司長剛才講那段,就是調結構。我覺得只有我們把這次危機化危為機,把它轉變成我們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優化結構,這樣我們中國經濟才能在戰勝這場危機過程當中走到一個新的增長平臺。  

來源:搜狐汽車網
添加時間:2009-09-08 14:00:28 

[關閉窗口]
一码中特网一肖中特是骗子吗 在哪可以买福彩3d 云南时时是统一的吗 手机彩票自动分析软件 快乐8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中原风采开奖结果今天 辽宁11选五玩法 河北时时直选 排列三两天投资计划 凤凰比特币分分彩开奖网